关于学校教室通风与防疫情传播的应对思考

迪勤早茶 发表于 2020-2-24 17:35

近几日,上海等城市的疫情每日确诊病例已进入个位数,许多企业已陆续开工,进入复工模式。但对于各类学校和幼托机构,开学复学还很少有人提及。各类媒体几乎没有报道过学校防范疫情的信息,很庆幸此次疫情没有发生校园传播情况,因为疫情传播前,学校正好进入寒假假期。至今,所有学校都还在紧闭大门,即使有教学任务也转向了线上学习和培训。所有这些变化的原因,大家都清楚,疫情期如果出现学生和老师在教室里聚集,所引发的病毒疫情传播风险,学校和每个家庭都无法承受。

尽管如此,我们也需要思考校园教室通风及空气质量保障的话题。2019年12月,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发布《空气污染(霾)人群健康防护指南的通知》中,提到幼儿园、中小学校等室内场所,建议配置空气净化器,尽量降低PM2.5浓度;有条件时,可采用新风装置引入新鲜空气,防止CO2浓度过高。

通知中重点介绍了空气中的固体污染物“霾”对人体的危害,其实除了可见的固体污染物,空气中还有很多不可见的气体污染物也会对人体健康产生危害,我们非常熟悉的CO2就是其中之一。我们都知道人体需要不断吸入氧气,经过代谢产生CO2排出体外。新鲜空气不足时,CO2就会聚集,当CO2浓度高于1000PPm,会对人体健康造成不利影响。

测试发现该48人教室内,上课日(周一至周五)上课时间(取 7:00~18:00)的 CO2均值1127~1829ppm,大于《室内空气质量GB/T18883》中日平均值1000ppm的标准, 瞬时值最高达4178ppm,而周末无人时段的CO2仅为450ppm。可见,室内CO2是教室人数较多且房间密闭引起。这也印证了幼儿园、学校作为高密度人群区域,存在室内CO2集聚,通风不畅问题。

教室是学生学习活动的重要场所,其空气的清洁度直接影响着学生的身体发育、健康与教学效果。因此,教室需要经常换气以达到排除室内空气中化学、生物学污染的目的。一些研究表明,CO2浓度值每增加1000ppm,学生的缺勤率会相应提高10%~20%。学校教室内CO2浓度值高于1000ppm时,学生的干咳频率会大大提高,说明空气中碳氧化物的浓度与人员的干咳、鼻炎发病率紧密相关。

国外的一项研究结果还表明,空气污染的严重程度与在校学生的学习成绩之间有着密切关联,污染越重,学习成绩下降越明显。研究发现,空气质量越好,学生的学习成绩就会提高。而弗拉芒大区环境与健康研究中心的另一项研究也得出类似结论,该中心研究人员对儿童进行的尿检结果表明,孩子注意力集中的时间会随着空气污染的加重而缩短。

有关国内学校空气质量保障的规范内容,其中我国《中小学校设计规范》GB50099第9.1规定中小学校建筑的室内空气质量应符合现行国家标准《室内空气质量标准》GB/T18883 及《民用建筑工程室内环境污染控制规范》GB 50325 的有关规定;中小学校教学用房的新风量应符合现行国家标准《公共建筑节能设计标准》GB50189 的有关规定。《中小学校教室换气卫生标准》GB17226规定了中小学生的必要换气量、中小学教室的换气次数、室内空气CO2容许浓度、换气方式及换气制度。

学校室内空气质量作为学校室内环境的重要部分,对生活于其中的师生等人员的身心健康和学习效率都有极为重要的影响。从现状来看,我国当前大多数中小学校的室内空气质量因室外空气遭受不同程度的污染、室内的通风换气率低而产生卫生安全等各种问题,不容乐观,需要考虑更完善的通风净化措施。对于在疫情紧急情况下,学校教室应该考虑采用具有杀菌、灭活病毒功能的新风或净化设备,另一方面,也需要通过空气监测平台,向学生家庭进行教室环境数据开放,通过有效的环境服务与保障,以有效缓解学生及其家庭的心理恐慌情绪。

分享